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问我粥可温,既然认准了一条路何必问它要走多久